照片.jpg  

大概是因為可以鎖定的目標很少,從很早就可以看出一點兇手的端倪,只是一直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。這畢竟不是一部純解謎的小說,不需要太執著於抓兇手這個環節。更何況在情節的鋪陳上面,作者總是不斷地給我驚喜,那就夠了。

我很喜歡泉水和春的兄弟情誼,那種相知相惜的情感,很動人。他們總是不斷地出現這各式各樣的對話或辯論,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他們情感的印記。人永遠也不可能完全懂另一個人在想什麼,卻有無比強韌的包容力。泉水和春就是這個樣子,或許他們搞不清楚對方在做什麼,也會擔心對方發生了什麼事情,但是就是可以好好的面對,不會謾罵、不會責備,不會因為奇怪的原因質疑自己或對方。

他們的父親也是個很棒的人,明知道春的身世卻視如己出,給予毫不吝嗇的愛。一個妻子被強暴而生下的孩子,能夠得到這樣的待遇,是春的幸福。當泉水得知這樣子的事實,差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的時候,是父親的坦然與真誠給了他救贖。他們的關係在那個時候如履薄冰,雖然他疼愛他的弟弟,他的弟弟也敬愛他,可是一旦說錯了什麼,關係就難以挽回。 

泉水的職業在於研究基因,其實也算是整部故事的主題。有相同的基因是否會有相同的個性?所以強暴犯的孩子就應該要暴力殘虐嗎?沒有相同的基因是否就無法視同於親人來愛?那被遺棄的小孩該怎麼辦?春很幸運的來到這個家庭,他們無視於基因,彼此扶持。就算外人不懷好意,他們的父親和母親也能夠樂觀且堅強以對。我一直覺得這件事情關那些鄰居什麼事,他們只不過是看不過去強暴犯的孩子那麼優秀,把自己的孩子都比下去而已。

當泉水詢問父親是否曾經問神的時候,父親的回答十分絕妙。我從未想過會有人認為神會叫我們「你自己想」,可是作者就這樣寫出來了,老實說也不無道理。每件事情都有他自己的機會成本,都有好的或壞的一面,後果本來就是我們自己承擔。神哪能告訴我們哪條路最好,或許被神這樣一說,才會給我們當頭棒喝。 

故事中出現了黑澤這個角色,雖然我沒有照順序看伊坂的作品,倒是對這個角色頗有印象。在這本小說裡面他是個偵探,不過卻隱隱地透露出他的真實職業是個非常帥氣的小偷,在讀《Lush Life》的時候,就可以非常確定這件事。其實小說裡面留下了許多線索,只是泉水都沒有認真注意而已。 

夏子這個角色給人一種親近又讓人恐懼的感覺,一方面她真的很擔心春,另一方面她又是個不偏不倚的跟蹤狂。作者把這個角色寫的令人又愛又恨,不過春究竟是有多帥氣瀟灑,才會迷倒眾生?因為作者不斷地強調這一點,夏子當跟蹤狂這件事的癡狂,一瞬間成了十分立體的事實。 

同樣的描繪血緣,我就覺得《血之罪》的故事比較扭曲,不過我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畢竟若因為遺傳基因而害死自己摯愛的家人,誰都會性格驟變的。我只能說,強暴這種犯行,雖然不至於傷害別人的生命,卻會帶來極大極大的影響。 

我可以理解春或泉水痛恨那個強暴犯的心情,一個強暴犯,竟然有臉說出口只有受害者才會痛苦這種話,真應該在他身上刺他幾刀才是。春與泉水實在是太令人憐愛、討人喜歡的角色,以至於讓讀者如我,很難接受在他們身上發生過的不愉快。其實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只是誰也不喜歡好人老是遇到壞事。 

我很喜歡伊坂幸太郎描繪各個角色的筆觸,也很喜歡事件看似平鋪直敘其實卻高潮迭起的感覺。他不會沉重的批判那些議題,卻默默地將自己想要說的東西融入每個主角的思緒與意念裡面。在他的作品裡面,沒有所謂的說教,也不會感到沉重,可是很輕易地就能夠感到認同。只是當故事到了尾聲,後勁往往強大的難以招架,他的故事,很輕、也很重。

本文來自 栞の心靈角落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城邦書店(民生店) 的頭像
城邦書店(民生店)

城邦書店民生店

城邦書店(民生店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